关灯
护眼
字体:

11、海市蜃楼-10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樊队忽然这么奇怪地一问,我楞了一下说:“不知道。”

樊队转过身子来,他又变回了那个看不清深浅的樊队,他说:“海市,这里四面都是山,离最近的海有一千多公里,甚至整个境内连一个能称得上湖的地儿都没有,可是为什么就叫海市?”

我没说话,我知道樊队要和我解释这里面的原委,樊队则接着说:“海市在二十六年前并不叫海市,而是叫外山县,因为毗邻山市,所以才这样叫。只是到了二十五年前,发生了一件事,改成海市了。”

我问:“是什么事?”

樊队问我:“你第一次听见海市这个名字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什么?”

我说:“海市,海市蜃楼。”

樊队说:“对,就是海市蜃楼,一个城市不可能改名为海市蜃楼,所以用了这种很隐晦的手法改成了海市,而之所以改名又和当年发生在海市里的海市蜃楼有关。”

我问:“这里以前出现过海市蜃楼,是什么样的海市蜃楼?”

樊队说:“这就是问题的关键,当年的信息手段并不像现在这样发达,加上海市蜃楼发生的地方偏僻,所以被记录下来的影像记录很少甚至几乎没有,而关于这段海市蜃楼的记录又被彻底抹去了,到了现在能隐约查到当年出现过这样一段海市蜃楼之外,基本上没有实际的信息被保留了下来。”

我问:“一些档案里面也没有吗?”

樊队说:“有是肯定有的,但是我的权限无法接触到这样的档案。”

我说:“虽然说一些信息被抹去了,当时总会有流传下来的东西吧?”

樊队说:“这个的确是会有一些流传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沉淀,你会发现知晓这件事的人大多数都消失不见了,或者说有人在刻意地消除关于这件事的记忆。”

我意识到樊队好像在说什么,我说:“你是说,这件事和我们现在正在调查的案件有关。”

樊队说:“不仅如此,我甚至怀疑这件事和你有关。”

我深吸一口气,樊队这么直接地说出来,很显然已经意识到了两件事的关联,否则他也不会出现在海市,而此前明明他还在山市,我问:“这么说你已经掌握了一些关于这段海市蜃楼的线索是不是?”

樊队说:“没有,信息几乎已经彻底被抹去了,除了能查到一些零星的蛛丝马迹之外,其余的什么都没有,巧合的是二十五年前还发生了一件事,就是菠萝事件,也就是菠萝尸案。”

这不是巧合,也不可能是巧合这么简单,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关联,樊队则接着说:“也就是同一年,小林园社区被建设起来了。”

我说:“这些都是同一年发生的事?但是不对啊,我记得在我们调查过程中这些地方的时间线并不是同一年。”

樊队说:“之所以你会这么觉得,的确你们调查到的线索是这样的,而之所以会有这样的线索出现,很显然是有人在故意打乱这个时间线,也就是说,有人在故意干扰这三件事是发生在同一年的事实,也就是说,有人不愿意让人察觉到这三件事是发生在同一年,那么说明这几件事联系到了一起,就会找到另一条至关重要的线索,一条这些人想极力掩盖的线索。”

我问:“是什么线索?”

樊队说:“我在说到这三条线索的时候,你就没有察觉到有一些不对劲的地方吗?”

我问:“不对劲的地方?”

我沉思了起来,樊队说的不对劲是指哪方面的,又是哪里不对劲,我感觉整件事里都不对劲,可是很显然樊队要说的不是这个,他想说的很显然是我没有注意到的另一个地方。

樊队见我沉思,也不和我卖关子,他说:“就是你。”

被樊队这么一说,我忽然像是被雷击了一下,我忽然意识到一个更加严重的问题,也就是说我今年即将满二十五岁,而樊队一直强调这些事是发生在二十五年前,难道是说……

后面的我不敢继续想下去,我看着樊队问:“樊队,你不会是认为……”

樊队明白我的意思,也知道我已经意识到了什么,他说:“是的,这是唯一能解释为什么从一开始在,这所有的案件都和你有关,甚至你才是核心的原因。”

我说:“这太疯狂了,这怎么可能!”

我一时间感觉有些无法接受,虽然目前还不确定这些事和我究竟有什么关联,但是这的确是太疯狂了,这些事竟然都和我的出生联系到了一起,可是我在哪里出生的,我至今都不知道,尤其是在何白华的身份也开始存疑的时候。

所以我和樊队说:“可是我今年真的是二十五岁吗,甚至我的出生时间都不能确定,如果何白华说谎呢?毕竟他带着我出现在山市的村子里的时候,我已经将近两岁的,如果……”

樊队却打断我说:“没有如果,如果你的年龄不是真实的,那么会有更大的问题。”

我问:“什么更大的问题?”

樊队说:“这还不是我们现在要去关心的问题,现在我们面临的最重要的问题是,你是怎么从山市来到海市的,在海市里你忽然失去了踪迹,再之后就出现在了山市里,甚至还去到了海泉墓园415号,是谁指引你去的,你又遇见了什么人?”

樊队这样问我,我根本什么都不知道,我还想要问樊队他们。所以樊队现在这样问出来就意味着樊队也不知情,我有些就惊讶地说:“樊队你也不知道这里面的原委吗?”

樊队没有回答,他只是问我:“何阳,张子昂去哪里了?”

我再次看着樊队,我摇头说:“我不知道。”

樊队得到这个答案之后,就没有再说下去了,他和我说:“丁正的尸体被存放在二院三号楼的司法鉴定中心里,但是你去的时候要小心,还有你要记住,你今天并没有见过我,我从始至终,就没有来过海市,更不可能见过你,你记住了吗?”

我有疑问,但是最终还是没有问,而是点了点头,樊队听了之后说:“你离开这里之后,楼下有另一条路通到一个小餐馆里,你从那里离开,务必小心。”

之后我就离开了这里,我知道我离开之后樊队很快也就消失在这里了,而他的行踪将会是哪里,我也不知情,不过樊队的出现很显然是有原因的,可能是我冒冒失失的行为,也坑你是他有一些信息不得不通过这样的方式告知我,而且短短的时间里他和我说的这些信息,我还没有完全吸收过来。

丁正身上的谜团还没有解开,樊队又带来了这么多谜团,尤其是海市蜃楼的这个信息,实在是太重要了,但也成了另一个更加神秘的谜团,我甚至已经感觉到,这个海市蜃楼和我是有联系的。

我从小餐馆出来之后,行动上小心了一些,之后我径直去了二院的司法鉴定中心,只是要见到丁正的尸体依旧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我进入到医院之后,直接朝着三号楼而去,只是当我来到楼下的时候,一头就撞见了聂队,根本来不及躲避,聂队一眼就认出了我,他看着我说:“何阳,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被当场撞见,无法解释,聂队则和身边的人说:“你们先按照我说的去调查。”

说完只见他身边的两个人就自行离开了,聂队则凑近小声问我:“你不在医院好好待着,跑来这里干什么?”

我说:“我要见丁正的尸体。”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

欢迎访问笔趣阁手机版m.52bqgco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