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14章 你的死期1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三楼左边的教室,所有窗户都被封得死死,拉上黑色的窗帘。

凌寒暮被人用拇指粗的铁链锁着,吊在黑板前。

他双眸紧闭,一动不动。

在他面前的是书桌搭成的简易实验台,上面摆放着许多密封的试管。

一眼看去,倒像是个寻常的教学实验室。

只不过数个对着这教室每一个角落的监控摄像头,令这显得很异常。

此时教室里除了凌寒暮之外,没有第二个人。

夏沉歌倒是没有想到,跟她见过的实验室相比,格鲁布的大本营竟然会如此寒酸。

不过这也是格鲁布的狡猾之处,谁能想到这个恐怖的魔鬼会藏身在这种地方呢?

夏沉歌找了一处隐蔽的地方藏起来,等待格鲁布现身。

这一蹲,就是两天过去。

白天学生在上课,除了偶尔进来查看凌寒暮是否还活着的人之外,格鲁布没有露过面。

一切都显得安宁平静,没人想到,在这教学楼三楼,藏着那么一个可怕的地狱。

到了第三天晚上,格鲁布终于现身了。

他打开教室里所有的灯,照得犹如白昼一般。

只是厚重的窗帘将光线隔绝得严严实实,在外头根本发现不了这里面有人。

“他没醒过吗?”格鲁布走到凌寒暮身前。

“没有,这几天都一直处于昏迷之中。”跟在他后面的人道。

格鲁布盯着凌寒暮,半晌才道:“感染病毒的人那么多,唯独他免疫病毒,不会像那些感染者一样,失去理智肌肉溃烂。”

“凌仲文的记录不是说,凌寒暮很早就感染了这种病毒吗?会不会是他已经对病毒产生抗体?”那人又道。

“所以我们要拿他来做研究,这病毒可以彻底激发人的潜能,只要消除了副作用,我们便是最高等的人类!”格鲁布笑,“到时候,世界就是我们的了!”

“彻底征服了世界,我们就是上帝。”

“不过很可惜,我们控制不住凌寒暮,否则他将是我们手中最厉害的杀器。”

“如果我们能把夏沉歌抓住,用于研究病毒,她也会是我们的底牌之一。只是这个臭丫头太狡猾,倒是找不到下手的机会。”

死到临头,还在做白日梦!夏沉歌听着他的话,忍不住在心里狠狠吐槽。

“对了,明天学校要举办运动会,人比较多,你都把东西准备好了吗?”格鲁布转身走到实验台前,拿起台上的试管举起来看。

“嗯,都准备好了,校长和那几个老师,都已经感染了病毒,明天就会发作。”那人道。

格鲁布冷笑起来:“这一次,我倒要看看夏沉歌要怎么救这些人!到时候再把凌寒暮放出去,不仅是凌家,就连夏沉歌也会被牵连。我很想知道,要是民众认为这病毒是他们研制出来的,会激起怎样的愤怒呢?”

卧槽!夏沉歌差点骂出来,格鲁布这个无耻的东西,竟然想让他们背黑锅!

而且,这还是所小学啊……

“把人放下来。”格鲁布转身换上白大褂戴上口罩。

随行的人上前小心翼翼将凌寒暮放下来,眼中带着显而易见的畏惧。

格鲁布看着凌寒暮,像是在审视猎物一样,目光阴鸷而冷冽。

“上衣脱下。”他命令道。

凌寒暮很快裸露着上半身。

这是夏沉歌第一次看到凌寒暮裸露在外的身体,一道道陈年旧疤布满他上半身,触目惊心,当年凌仲文到底对凌寒暮做了什么可怕的实验?

饶是夏沉歌看到这么多伤疤,也不由得毛骨悚然。

“做了这么多实验还能撑下来,真不一般!”格鲁布皮笑肉不笑,“只可惜,凌仲文掌控不了你,反倒把自己赔了进去,真是可惜。”

说罢,格鲁布的手往边上一伸,他的助手立刻递上注射器。

“不知道郑长东那里的病毒用在你身上,会产生什么不一样的效果呢?”格鲁布自言自语,眼中盛着炽热而癫狂的光芒。

就在这一刻,凌寒暮倏地睁开眼,锐利的眸光如同利刃一样直入人心。

格鲁布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连退两步,不可思议地望着凌寒暮:“用了这么多药,你竟然还能醒过来?”

“我是专门为你而来的!”凌寒暮的声音不带一丝温度。

格鲁布愣了一下,而后哈哈大笑:“凌寒暮,我知道你很不一般,不过有的时候,作为实验品总是有弱点的。你知不知道,夏沉歌在我手上?”

“格鲁布,我怎么不知道我在你手上呢?”与此同时,夏沉歌飘然出现在这个教室,顺便将门反锁起来。

格鲁布神色一惊,“你一直在跟踪我?”

“还不算愚蠢!”夏沉歌微微一笑。

格鲁布冷下脸:“凌寒暮在我手上,纵使他与常人不同,可这铁链不是一般的铁链,没有钥匙,谁也打不开!你要是不想凌寒暮被活活勒死,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吧!”

“你还没睡醒?”夏沉歌挑眉。

紧接着下一刻,她形如鬼魅,转瞬间出现在凌寒暮身边。

这下,格鲁布脸色大变。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身手,竟然连看都没看清,人就已经从这一头到了那一头!

“格鲁布,要不要见识一下我真正的实力?”夏沉歌微微一笑。

格鲁布目光阴沉:“那又如何,我活不了,你们也同样会死!”

“呵呵……”夏沉歌冷笑两声,然后双手抓住凌寒暮身上的铁链,用力一扯。

哐当。

捆着凌寒暮的铁链,应声断成好几段掉在地上。

其他人脸色煞白,惊恐地看着夏沉歌。

“这就是你所谓的没有钥匙谁也打不开的铁链?我看也不过如此而已。格鲁布,你也一把年纪了,竟然还上当,听别人骗你,真是悲哀。”夏沉歌故意嘲弄道。

格鲁布死死地盯着夏沉歌,到现在都没法相信,夏沉歌竟然这么轻轻松松就把这条花费重金打造的铁链变成废品!

“格鲁布,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凌寒暮拿起地上的衣服穿好,冷冷地对格鲁布说道,“你休想再从这里逃离!”

欢迎访问笔趣阁手机版m.52bqgco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