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〇七 最后的防线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笔趣阁www.52bqgcom.com,最快更新玄妙之井最新章节!

江成路的这一声提醒,让白秀麒狠狠地打了一个寒噤。

他这才想起了那个用江成路的法力创造出的壶天世界。此时此刻,那些与这件事毫无关系的普通人,都一无所知地行走在那个平静的壶天世界里。如果江成路的法术失效,那么这些普通人都将返回到这个一塌糊涂的现实世界中来,而他们将面对的,是带着对于人类的满腔怨念,脱困而出的太上帝君的魂魄……

绝对不能坐视那样的悲剧发生!

白秀麒帮助江成路在原地坐下,然后以一个深呼吸稳定了自己的情绪,再缓缓伸出双手,开始尝试着制造出属于自己的壶天。

或许是因为回收了镇墓兽里蕴藏的力量,这件事显然比想象中的要轻松许多。白秀麒亲手制造出的壶天正在越变越大,慢慢地向外扩散,替换到江成路制造出的那个已经开始不稳定的旧壶天……而行走在壶天里的普通人,似乎并没有任何的觉察。

可惜,事情并没有就这样一直顺利下去。

就在白秀麒聚心会神地制造壶天的时候,他身边的江成路忽然间歪倒在了地上,紧接着整个人又漂浮起来,轻飘飘地朝着南边飞去了。

白秀麒心中焦急,却并没有起身去追——新造的壶天还没有完成,如果现在放弃,那么当江成路的壶天消失之后,这一部分缺口里的人将掉落回现实世界,到那时候……

白秀麒不让自己继续思索,他知道如果换做江成路,一定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还有一点点,只差一点点就完成了!

在全新的壶天完全展开的那一刻。强烈的焦虑让白秀麒直接从地上跳了起来。双脚离地的那一瞬间,他忽然感觉到身体变得轻如鸿毛,紧接着竟然飞到了半空中。

飞行……是的,这种感觉并不陌生。

白秀麒并没有任何的迟疑,他果断地朝着江成路消失的方向飞去。不出一会儿功夫,就看见了一切问题的源头。

那是位于神道上的泰陵博物馆。

东西两馆中央的夯土地面上绽开了一道深不可测的裂口,黑紫色的怨憎之气还在源源不断地喷涌而出。

再仔细看。博物馆北面的小广场上横七竖八地躺着不少人。应该就是伪装成浩汤公司员工的郑楚臣手下。他们浑身上下看不见明显的伤口,也没有流血,却显然已经气绝多时。

江成路。江成路在哪里?!

白秀麒慌乱地寻找着,直到听见有人大声地呼唤着自己的名字。

是苏紫,他躲在小广场的一处石碑后面,怀里依旧抱着那几个镇墓兽的光球。章函就在距离苏紫大约五六步的地方。

再继续往前看。白秀麒终于发现了江成路。

仅仅几分钟不见,江成路竟然已经发生了明显的蜕变——头顶长出了龙角。十指变形指甲尖锐如刀,而右侧的脸颊也完全被龙鳞所覆盖了,眼眸完全被灿烂的金色所充满,只余下一线黑色的瞳仁。

很显然。魂魄之间彼此的牵绊正在试图将江成路引向裂隙深处,而章函目前所能够做的,只是勉强与那股力量相抗衡。延缓江成路与天魂天冲融合的时间。

但这显然不是长久之策。

“杀了他,杀了江成路!”章函大声朝着白秀麒喊道:“趁还有时间。趁一切都还来得及!”

“不!”

白秀麒大声地喊出了自己的决定:“江成路他什么都没做错,他不该成为牺牲品!”

“现在不是讲道理的时候!”章函不耐烦地打断他:“不是谁不该死就一定能活下来!天魂天冲现在没有躯体,消灭掉江成路就能削弱他的力量,这是最简单的办法!”

“不,我不是你……这种决定,我做不到!”

说完这句话,白秀麒已经飞到了江成路的身边,双手紧紧地抱住江成路,决心就算无法阻止他落入裂隙,也要与他一同坠入那无尽的黑暗之中……

而听见了白秀麒刚才那句话的章函,心底里仿佛被狠狠地拧了一下,他立刻扭头看向身旁的苏紫,却发现苏紫正一脸警惕地看着斜前方。

是郑楚臣,这场混乱的始作俑者正用一种愉悦的目光打量着陷入窘境之中的众人。

“看见两位帝君如今狼狈的模样,真是让我感觉……非常之痛快!”

章函与白秀麒没有余裕再去搭理这种挑衅,唯一能够回应他的人是苏紫。

“郑大哥,你原本不是这个样子的。是什么让你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我现在这个样子难道不好吗?”

郑楚臣冲着他温柔地微笑着:“比谁都强大,比谁都美丽。很快……在这万仙陨落的寒冬里,我将是唯一新生的力量。”

“但那并不是属于你的东西!”苏紫大声反驳:“从别人身上偷来的力量,终于一天会反噬的!”

“反噬?不这样做才会真的灭亡!”

郑楚臣骤然提高了音量:“你难道没有想过,你的那位玉清帝君大人,原本可是我的上司。用用手指就能够让我飞灰烟灭的上仙,可现在的这副熊样……连我这个小小的天界图书管理员都打不过,是为什么?因为无论是真仙、还是人仙,你们都在变弱!而你们居然还在为了是‘真仙还是人仙’这种微小的分歧而争斗,真是鼠目寸光,自取灭亡!”

“那你打算怎么做?”

苏紫嗅到了阴谋的气息:“就算你拿走江成路和天魂天冲的全部力量,按照你的说法也会有耗尽的那一天。千年或者万年之后,你依旧会转世轮回,成为普普通通的人类。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你这么聪明,肯定已经猜到了。”郑楚臣笑抬起了自己的手臂:“不和你们浪费时间了,让最伟大的蜕变开始吧!”

话音刚落。只见原来放置镇墓兽的那几个地点陡然升起数道金光朝这边射来。光线在裂隙上方汇聚成一点,再度落向裂隙深处。

白秀麒瞪大了眼睛,他看见有一条黑紫色的龙影正在从裂隙里缓缓升起。龙影之中,有一金一银两团光点正在缓慢地飞舞着。

那就是天魂和天冲魄!是江成路遗失的另一半魂魄!

“杀了他,赶紧杀了江成路!”

章函又开始了大声的催促。但是白秀麒却充耳不闻,依旧死死地拥抱着怀里的男人。

而此刻,从罅隙里现身的天魂天冲也已经看见了白秀麒——伴随着天上的雷鸣。黑烟凝成的龙影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怒吼声。黑烟中的一魂一魄明显跃动得愈发狂躁了。但是它们却被那道金色的光束给束缚住了,始终无法越雷池半步。

“我会让你后悔当初没有选择我的。”

郑楚臣最后看了苏紫一眼,转身走向裂隙。与此同时。光柱中逸出了一些发光的碎片,它们正在源源不断地融入到郑楚臣的身体里。

他在吸收着天魂天冲的力量!

白秀麒看起来是绝对不会动手了,章函倒也没有奢望太多。他扭头看向苏紫:“阿紫,把你手上的东西给我!”

苏紫手上还抱着从镇墓兽里面取出来的光球。他当然明白章函的意图——既然白秀麒下不了手,那就只有借用他的力量。然后替他下手!

的确,现在江成路正是动弹不得、无法反抗的时候,要杀掉他简直易如反掌。

但是……用白秀麒的力量杀死江成路,这样做真的对吗?

“不。不要给章函!”

白秀麒显然也已经反应过来,冲着苏紫拼命地摇头。

苏紫犹豫了片刻,忽然拿起光球用力抛了出去!

“接住——!”

章函睁大了眼睛。看着光球朝着白秀麒飞去,瞬间融入了白秀麒的身体。

紧接着。白秀麒的身上开始放出耀眼的白光,好像一枚光之茧将他和江成路包裹在了其中。

远处的郑楚臣显然也觉察到了这个明显的动静。

他抬起手臂张开手掌,广场边上那块刻有纪念文字的巨大岩石就轻飘飘地悬浮起来,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弧线朝着白秀麒飞来!

“小心!”

章函再顾不上江成路这边的状况,转身扑向苏紫,将他带躲到石碑后面躲避。

与此同时,岩石撞上了看似虚无缥缈的白光,竟硬生生地崩裂成千万碎片四散迸射。反弹的碎石噼啪撞击着石碑,那声音听起来就叫人头皮发麻。

“对不起……但我觉得那样解决不了最根本的问题。”趁着两个人紧紧相依的时候,苏紫轻声向章函道歉。

章函却搂着他的脑袋,示意他无需多言。

“你不用向我道歉,我尊重你的每一个决定,因为我知道你不会做出对我不利的事。”说到这里,他又看了看郑楚臣那边,“不能再让他继续强大下去了。你觉得呢?”

“我认为,解铃还须系铃人。”苏紫显然已经想好了回答:“只有让江成路和白秀麒之间的恩怨,了结在这一世,泰陵、甚至这个世界的隐患才会彻底消除。我相信,比起郑楚臣来,江成路应该是一个更容易被打动的对手。”

“……那就按你的想法去办。”

章函点了点头,随即连击两下手掌。

过了一阵子,只见远处那些发出光束的地方一个接着一个暗了下去,紧接着投射向裂隙的光束由强转弱,最终完全消失。

封印禁锢彻底消失了,这一刻,裂隙中太上帝君的天魂天冲获得了自由!(未完待续)

ps:真服了那群盗版网站了。昨天晚上没放防盗就被偷了,看起来剩下的几章不能偷懒了5555

欢迎访问笔趣阁手机版m.52bqgco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