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69 陆江一的身世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这大概也是个活久见的系列,在我有生之年,还能遇到这么大盆狗血,亲眼看着自己的“已婚丈夫”和别的女人订婚。

也不知道心中这份感觉是不甘还是失落,亦或者是一种下意识的占有。

看见陆江一站在别的女人身边,并且那女人的手还亲密地挽在他有力的臂弯里,我就有点淡定不了了。

逃跑的念头瞬间油然而生,我几乎是立马想转身就走,但苏瑁拉住了我。

他看我情绪不对,视线朝台上望了一眼,然后担心地问我:“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我也不清楚自己这是怎么了,正常情况,看见陆江一和别人订婚,我应该高兴才对啊,毕竟这就间接代表着在不久之后,他就会主动来找我离婚了。

那时候,我便可以光明正大地和此刻站在我面前的,这个我曾经日思夜想的男人在一起了啊。

可为什么,我不但没有想象中的兴奋,还偏生有股不爽的感觉。

我摇了摇头,装作身体不适,缓慢地和苏瑁说:“没有,就是突然觉得头有点晕,想回去休息了。”

听了我的话,苏瑁的眉头下意识地紧皱在了一起,方才他看向台子那边时,大概也认出了陆江一,不过碍于他并不知道我同陆江一的关系,所以自然也就不能理解我为何会忽然说不舒服。

“那你先去一边休息下,那边有椅子坐。”他的手指了指离站台很远的一个地方,那边正好摆着一排椅子。

苏瑁说:“这是我上司很看重的宴会,我作为公司代表,暂时不能这么快就离开,也没法送你回去,所以你先去那边休息下,要是饿了的话,就随便拿点点心饱饱肚子,等我忙完了,我就送你回家,行吗?”

哎,我不可能因为自己的私心拒绝苏瑁的请求,于是我答应了他,一个人走到了一旁,跟唱独角戏的小丑一样,看着这个不属我的世界的景象。

我随便选了个位置坐下,无聊地撑着下巴往站台那边看过去,陆江一被一堆人簇拥在那,谈笑风生的样子,撇除主观色彩,确实挺有魅力的。

他就像是个天生的王者,不需要自己费多大的力气,只需勾勾手指,就会一一大堆的人争先恐后地冲上去阿谀奉承。

但他又不像那些忘本的人,尽管再怎么辉煌耀眼,他还是维持着一颗淡然的心。

不浮躁、不恶寒、不媚俗。

这点从以前陆江一跟我的多次谈话里就能看出来。

“这不是江一的小女朋友吗?”愣神间,一道清冷的声音划破了只有我一个人的尴尬。

我抬头朝他望过去,看见他一手端着香槟,嘴边隐着邪魅的笑意,我就知道,此人来者不善。

陆言川也没问我的意见,就随意坐在了我身边。

他向着陆江一此时的方向努了努嘴,带着一副揶揄的口吻对我说:“怎么了?看到我弟弟跟别的女人订婚了,你心里不舒服了?”

其实严格上来说,我和陆言川完全不熟,我俩只见过一次面。

我想避开这个话题:“不好意思,我现在人有点不舒服,你慢用,失陪。”

“诶等等。”在我起身准备离开时,陆言川出手抓住了我。

我像触电一般地甩开了他的手,十分警惕地看着他:“你要干嘛?有话快说,别动手动脚的。”

兴许是我反应太大,又兴许是他还没见过有哪个女人敢这么和他说话,毕竟电视剧里演的那种霸道总裁,不都是被所有人簇拥的吗?倘若突然之间跳出一个不买他们账的女人,那这个女的就必然会引起他们的兴趣。

陆言川也不例外。

他勾了勾嘴,看了眼刚才被我的指甲不小心划破的手皮,笑:“脾气还挺大的,劲儿也挺大。”

我蹙眉:“你到底想干嘛?”

“没干嘛,就是心血来潮想跟你说个故事。”

说着,陆言川直接略过我的回答,自顾自地说了起来:“以前有户有钱人家,有钱的爸爸有两个老婆,一个是正室,一个是情人。正室有个儿子,情人也有个儿子,他们在同一个屋檐下勾心斗角,互相算计了二十几年。后来情人设计害死了正室,正室的儿子因此性情大变,并发誓要报仇,不过情人很聪明,这几年一直替有钱的父亲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底下勾当来稳固自己的定位,还为了给她那个儿子累计人脉,不惜促成这段商业联姻。”

等等,我越听越觉得奇怪,越听越不对劲,因为陆言川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神始终未曾从陆江一身上移开过。

他继续着:“情人的那个儿子也想着在公司击垮正室的儿子,但是,私生子永远都是私生子,不管怎么努力,终究摆脱不了被正室踩的命运。”

说完,陆言川玩味地看着我,眼神里有种咄咄逼人:“所以,你觉得今天江一的订婚会成功吗?”

几个意思?我怎么知道陆江一的订婚宴会不会成功。

不过重点不在这儿,刚才陆言川说的十有八九就是他们自己家的事了,要真是如此,也就是说,陆江一是他口中的那个私生子?

我有些不敢相信,咽了咽口水,略带慌张地问陆言川:“你说陆江一是你爸的私生子?”

陆言川看着我,挑了挑眉,没有说话。

那眼神好似在告诫我,让我自己去想明白。

脑子里的一些记忆不断地涌出来,从我得知要抚养亮亮的那时候开始,陆江一的各种表现,以及他和亮亮之间的相处,还有那晚,他头一回在我面前展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虽然之后他说他是骗我的。

但现在挺陆言川这么一说,放佛冥冥之中,有许多东西都牵扯到了一起。

陆江一之所以会对亮亮格外关心,格外疼爱,是因为他自己也是私生子,他知道私生子见不得光,要被别人嘲笑的痛苦,他完全能感同身受,所以他没法像我当初那样产生想放弃亮亮的思想。

往日里,这个男人对我说过的话还句句荡在嘴边,说不上是种什么感觉,我此刻觉得陆江一,很可怜。

“心疼了吗?想不想上去安慰他?其实我看得出来,江一挺喜欢你的,也挺在意你的。”倏地,陆言川莫名冒出一句这样的话来,而且不顾我的挣扎,就将我拖出了站台。

我一路的反抗,但都无效。

以至于最后,我无比狼狈地站在了陆江一面前。

看见我的时候,陆江一明显愣了一下,脸上的表情顿时都僵住了。

大概之前没有发现我。

此时,他那双鹰隼的眸子死死盯着我,像是在我问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陆言川显然是察觉到了陆江一的意思,他一个猝不及防,就将我搂在了怀里,看似在笑,实则是威胁。

他对陆江一说:“哦,是我带时笙来的,今天出席不是要带女伴吗?我看她正好有时间,就约她出来了。”

“……”大哥,能不能不要这么颠倒是非?我认识你吗?怎么这话说的好像我们之间有多么见不得人的关系。

还约我出来?我特么明明是陪苏瑁来的。

陆江一的脸色越来越黑,他趁旁人不注意地时候将我从陆言川这边拖了过去,整个人弯下来凑我耳边道了句:“现在马上回去,别捣乱!”

如果说我先前还对他有点怜悯之心,那么现在已经完全碎成渣了。

这场宴会,从始至终都不是我自愿来的。

况且你陆江一都和我结婚了,居然还跟没事人一样在这又跟其他女人订婚,难道就不怕重婚罪犯法吗?

可能是被陆江一这句话给气糊涂了,我也干脆不管了,回了一句:“我就待在这不走了,你能那我怎样?”

我说:“行啊陆江一,看不出来你还有这手,以前你不是从嫌我给你戴绿帽子吗?那现在到底是谁给谁戴绿帽子?你说你订婚,我没任何意见,可你在订婚之前,特么能不能抽点时间先跟我去民政局把婚离了?这样你也可以好好地订婚,我也能顺顺利利地跟别人结婚啊!”

不知道我这话里哪里有笑点,陆江一愣愣地听我说完后,就笑了。

他对我说了几个字:“想离婚?没门!”

你说这人有没有毛病?要和别人订婚,却又不愿意同我离婚,还真拿自己当皇帝,准备开个后宫,纳三妻四妾呢?!

我也急了,说:“那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去警察局告你?!你丫的现在这已经是犯重婚罪了你知道吗?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

原以为这番话能够让陆江一警醒一点,但我错了,我太小看他了。

他毫不在意,似乎也察破了我会出现在他面前是陆言川搞的鬼。

他的语速放缓了一点,语气也不自觉地柔了一点:“时笙,我现在是身不由己,你先回去,我回去再和你解释,反正你只要记住,这只是一场戏而已。”

戏?结婚还能演戏?牛逼了。

可又转念一想,我和陆江一之间,不也是在演戏吗?

看了看他那张带着点忧虑的脸,我忽然又有些心软了。

我想着就这样走了算了,反正留在这也不能干什么,我又不认识谁。

但我是这么想,有些人却不这么想啊!

陆言川跟陆江一不愧是兄弟,做事的手段都是一个版块里腾出来的。

在我选择放过陆江一,准备回去再听他好好解释的时候,我路过陆言川身边,却被他死死拽住了手。

然后,他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大声地喊出了对我的称呼。

“江一现在在和别人订婚,你这是要去哪儿呢?弟媳。”

欢迎访问笔趣阁手机版m.52bqgco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