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67 与其正面对峙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艰难地吞咽了几把口水,我看着不远处那个高贵矜持的中年妇女,心中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可以猜测到,她大概就是陆江一的母亲了。

杜雷司口中那个一被提起,就会令人不禁瑟瑟发抖的厉害角色。

我心中一闷,今天到底是个什么日子,居然和我这么八字相冲,先是亮亮突然到来,现在又是陆江一他妈猝不及防地出现。

前者我还能三言两语,说给他买糖糊弄过去;可后者,看这架势都不好对付啊。

我从来都不是个能应付得了突发状况的人,倘若等下真有什么事,我想我可能真会像杜雷司以前说的那样,直接和这个世界说拜拜了吧。

中年妇女很明显地也看见了我,她微微一笑,抬步朝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她的脚步很轻,但我的心却提到了嗓子眼。

我下意识将亮亮护在了身后,妇女在我面前站定,上来就和我道了句:“我是江一的母亲,杨澜心。”

果然。

杨澜心向我伸出了手,按理来说,不管怎样我都应该要附和上去,可这一刻,我整个人就像被定住一般,无法回应她,冷汗控制不住地开始往额头上冒。

过了一会儿,我才结结巴巴地说:“我…是时笙。”

她笑:“我知道,今天我来就是想和你好好谈谈。”

语速是平缓的,语气却是暗藏着咄咄逼人。无形间,仿佛有股剑气直逼我而来,我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杨澜心能在这跟我碰面,想必她是早已经知道了我和陆江一之间的事,说不定连我们为何会结婚,这之中的种种原因都查了个一清二楚。

看样子是逃不过了。

其实我一个人面对她没什么问题,但我身边现在还有个亮亮,我本打算胡编个理由,让亮亮自己去屋里好好待着等我回来,谁知他还未等我开口,手就拉住了我的衣角。

他儒儒糯糯地问我:“妈妈,你认识这个奶奶吗?”

亮亮的声音成功引起了杨澜心的注意,她将视线全部转移到了亮亮脸上,面部表情有一瞬间的撕裂。

“这是你和江一的孩子?”她有些惊讶,可却又很快恢复了原样。

我猜杨澜心大概也是发现了亮亮同陆江一长得十分相像。

“不……”正欲脱口而出的否认,在抵达舌间处的时候又被我生生咽了回去。

亮亮不是我和陆江一的孩子,这句话,我原本可以很光明正大,义正言辞地对杨澜心说出来。

但亮亮在我身边,所以我不能,我只能选择默认,装傻扮哑巴,然后妥妥吃个黄连。

见我不说话,杨澜心也没逼我说,她只让我将亮亮安顿好在家里,之后跟着她去了小区附近的一家咖啡店。

想来,这还是我第一次,与陆江一的家人,他的母亲见面。

可能是环境问题,又或者是现况原因,我看着杨澜心不疾不徐的动作,从叫服务员点单,到等东西上来的间隙间,她都保持着一种高不可攀的模样,好似我有多么的渺小。

不该说的就不说,这是我一贯的风格,所以除非杨澜心主动问我,不然,我是不会和她说什么的。

大概十分钟后,先前点的东西都上齐了,她示意我吃,开门见山不带半点拖沓地就问我:“要多少?”

我刚开始有些懵逼,没明白她指的什么,后来仔细想想,这语气跟我和陆江一第一件见面的时候,那场莫须有的误会发生后,陆江一同我说过的话一模一样。

所谓有其母必有其子,还真是。

“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最好的办法,就是继续装傻。

杨澜心笑了笑,笑得我很不舒服,她说:“你和江一之间的事我都知道,我现在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我不会同意你和江一在一起,所以趁着还有时间,你就准备跟江一把这婚给离了吧。”

不知道这时候我该不该爆一句脏话,这种电视剧,尤其是泰剧里演烂的俗套剧情,居然会发生在我身上。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如果可以,我真的很想拍桌子走人,顺便在走之前对杨澜心说一句:“不是我不离,来找我之前,你先去找你亲儿子弄清楚!”

我和陆江一始终遵守着一个承诺,我也很想离婚,很想和这些本就与我不属于一个世界的人撇清关系。

但很多时候,往往很无奈。

我尽力控制着自己难以言喻的情绪,明明笑不出来了,却还是在心里逼迫自己笑。

我缓缓地说:“我和陆江一的事,我们自己会解决的,从一开始我也没想过要和他结婚,我们之间存在着很多误会,还有一些连自己都没法掌控的因素,我们注定会离婚,但不是现在。”

倘若哪天苏瑁同我表白,亦或是陆江一牵着他意中人的手站在我面前,和我说要离婚时,那时候我们的协议才会废除。

毕竟现在我的结婚证还在我妈那,我妈又是个极其敏感的人,想在短时间内骗到结婚证,压根不可能。

杨澜心听了我的话,以为我和外面那些胭脂俗粉一样,她看我的眼神都充满着敌意和轻蔑。

她说:“说得这么好听,现在你不和江一离婚,图的是什么?江一的脾气我想可能和你对不上号,你俩看着也没有丁点般配的地方,和他在一起,你除了有钱还有什么?所以不愿意离婚,是看中了江一的钱?如果这样,那你大可不必如此费劲,乱了江一的前程。”

说着,她往椅背那一倒,双手环在胸前,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着我:“你开个价吧,给你多少钱,你才愿意离开江一。”

呵,陆江一是金山银山?是太阳月亮?这话听着好像有多少人多愿意待在他身边似的。

况且,我也是个有尊严的人。

突然记起以前,那时候深圳还没改革开放,没有现在的繁华与荣耀,我爸当时是个小地方的小官员,说得好听,别人觉得当官的,有点来头。

可实际上,这些都是空头支票,没有半点实权。

尽管如此,还是会有人为了能从中捞点好处,经常上我们家塞东西,想搞贿赂。

后来风水轮流转,我爸因为一些小事被批斗了,我们家一夜之间从原本还算过得去的生活,一下子变得连吃口饭都是个问题。

俗话说得好,弱肉强食,人们心里最根深蒂固的一个思想,便是跟着有能力的强者混口饭吃。

我爸没落了,我们家自然也就被别人瞧不起,然后开始有各种人,用各种不同的法子来嘲笑我们,甚至还有些的,仗着自己有几个臭钱,就蹬鼻子上脸,拿钱砸我爸脸上羞辱他。

这些事都是我妈在我懂事之后说给我听的,她说当时她跟我爸,哪怕是饿死,也没跟任何人伸手要过东西。

因为咱们人穷,但志不穷。

所以就因着这句话,我很有骨气地怼了杨澜心一句:“不好意思,不管给我多少钱,哪怕是您把自己所有的资金都给了我,在没有听到陆江一和我亲口说离婚前,我都不可能离开他。”

这不是爱与不爱的问题,而是尊严问题。

没有再听杨澜心说其他的,我礼貌性地道了句再见,便独自走了。

回去的路上,我突然有些莫名心疼陆江一,也许是和他相处了这么长的时间,从平时一些生活的细节里,还有他说的话中,我都能感受到他内心的一种孤僻。

其实我这会儿挺庆幸的,庆幸自己有明事理的父母,像陆江一那种就和别人不一样的人,大概注定会受到来自家庭的,不可避免的约束。

回去的时候,陆江一已经在家了,彼时,他正和亮亮坐在客厅里玩着他刚买回来的乐高。

看见我才回来,他随口问了句:“你去哪了?”

我下意识看了亮亮一眼,这家伙应该没和陆江一说我跟杨澜心见面的事。

我换好鞋子走了进去,边去拿杯子倒水喝,边说:“没去哪,就是到外面随便溜达溜达,顺便看看有什么好玩的地方,以后可以带着亮亮一起去。”

陆江一放下手中的玩具,起身朝我走了过来,他握住了我拿杯子的那只手腕,迫使我与他对视。

“真的?”

我去,这么认真的样子让我怎么回答。

我偏过头,快速掩饰着自己的慌乱:“真的,真的。”

方才在陆江一的眼睛里,我竟然看见了一种美好又静谧的东西,那似乎是我很久之前的一种幻想与追求,原本应该是要在苏瑁眼睛里看见的。

没想到这下,我却在陆江一这看到了。

他蹙了蹙眉头,一点点松开了我,不过并没有因此离我多远。

“明天我正好休假,有个地方想带你和亮亮去,你去不去?”

莫名其妙,陆江一忽地问我这么一个问题。

我没想通,但还是先接了下来:“我随便啊,只要亮亮乐意就好了。”

“那你就提前准备下,不然就你这破记心,到时候肯定丢三落四的。”

说完,他又重新走去客厅陪亮亮玩玩具。

我跟个二愣子一样,握着水杯呆呆地望向那一大一小的身影,忽然之间,我才恍悟过来。

这个嘴上永远对我没一句好话的男人,才是时时刻刻都在关注我,对我所有细微动作都了如指掌的人啊。

欢迎访问笔趣阁手机版m.52bqgco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