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66 和陆江一很像的女人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原本这天应该是个阳光明媚,天气正好的日子,我打算就窝在家里,什么也不干,去游戏里放肆厮杀一天。

可谁知陆江一那家伙,都没跟我吱一声,便让家政阿姨把亮亮带了回来。

不是我没有爱心同情心,而是这段时间太多事情都一通积压在了一起,加之苏瑁的出现分散了我太多心力,我几乎快要忘记还有亮亮的存在了。

所以当他进屋见到我,立马笑眯眯地冲进我怀里叫我“妈妈”的时候,我的心往下重重一沉。

我故作镇定,摸着他柔顺的头发笑:“最近过得怎么样?听话吗?”

他抱着我不撒手,一个劲地点头:“我可乖了,新奶奶也对我特别好,那些哥哥姐姐也总是会带着我一块儿去玩,有什么东西吃,都会分一份给我。”

新奶奶说的就是家政阿姨,哥哥姐姐,大概就是阿姨家的孙子孙女们吧。

亮亮说话的时候,语气里有种迫切,好像生怕我下一秒会消失,或者生气一般。谁能想到,一个才四岁的孩子,已经知道在表述自己的想法时,查看我的脸色了。

哎,可能还是我太过失败,对他没怎么上过心。

“真乖。”除了随意夸他一句让他开心,我实在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陆江一和亮亮之间还是同最开始那样亲密,亮亮叫他爸爸,他完全没有任何异议地全部应承了下来。

当初我问亮亮是不是他和我表姐生的,他说不是,可这个疑惑一直梗在我心里,并且没有得到答案,我就永远不可能将它化解掉。

后来,为了能替亮亮做点什么,我主动请缨去厨房弄早餐,虽然我整不出像陆江一那种高水平的花样,但好歹煎几个鸡蛋,拿吐司机热几片吐司这些事,我还是能行的。

等待的期间,陆江一突然走了进来,他站在我身边帮我洗着等下要用来做蔬菜沙拉的黄瓜,然后看了我好几眼。

我没有抬头,继续手里的事,问他:“有什么话想说就说。”

“亮亮昨晚跟我打电话说想我们了,我想了一下,我们也有一个多月没见过他了,所以就让阿姨把他送过来了。”

我顿住,他现在是在跟我解释?

我掸了掸手,关掉水龙头,面对着陆江一,说:“所以呢?”

他微微一愣,显然是不明白我这个问题,他撇了撇嘴:“所以什么?”

“所以你希望我怎么做?”

大概觉得我是无可救药的白痴,陆江一翻了个白眼,说:“你今天就带亮亮在家玩一会儿吧,拉近下感情也是好的,你不是他亲阿姨吗?”

我现在还是他名义上的妈呢!

其实不用陆江一刻意来提醒我,我也会用我自己的方式去跟亮亮亲近。

可能是一直以来我潜意识里都还觉得自己是个没长大的孩子,一下突然凭空多出一个儿子,还是我表姐的,我多少有些不适应。

尤其在听见亮亮叫我妈妈的时候,我既替他难受,又为自己膈应,脑子里也会时不时浮现出我表姐的脸。

到底得有多大的决心,才会丢掉自己怀胎十月生下来的骨肉,去追寻那些虚无缥缈的爱情。

我转身去取热好的吐司,无心回了陆江一一句:“我知道了,你放心吧。”

吃早餐时,亮亮没有说一句话,这点倒是有点像陆江一,除了故意要整我,揶揄我,陆江一吃东西的时候,从来不说话。

光凭这一点,我就觉得这丫的比我要高大上。

毕竟人人都说,但凡是有点素质,受过高等教育的人,都知道食不言寝不语这个道理。

而我恰恰相反,我害怕气氛尴尬,所以吃饭时会不停地说话;我怕黑,怕被忽然冒出来的奇怪的东西反噬,所以我每晚睡觉前都会碎碎念,让自己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兴许是听着我说得太过聒噪,陆江一有些烦了,他直接夹了块吐司塞满了我一整张嘴。

“多吃少说,没人拿你当哑巴。”

脸上沾了许多碎末,我吃瘪地低下头,亮亮在一旁发出稚嫩的笑声,陆江一最后也没憋住,一起笑了出来。

一时间,我竟然觉得这种感觉很好。

一种画面立马就冲出了脑海,我是个已经结了婚的女人,我有帅气多金的丈夫,还有可爱懂事的儿子。

“……”我又在胡思乱想什么?

结了婚是事实,但是帅气多金的老公不是我的,可爱懂事的儿子也不是我的。

摇了摇头强迫自己恢复理智,我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淡定地给亮亮弄了些吐司放他碗里让他吃。

陆江一去上班的时候,他不放心地和我说了一遍又一遍:“冰箱里有现弄的食材,你只要等下放微波炉里热一下就好了。”

我嫌他啰嗦,赶紧赶他走:“知道了,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别担心了。”

他“切”了一声,高冷的仰头俯视我:“三岁都看高你了。”

得,你是老大你说了算。

没有说话,“砰!”地,我将陆江一推了出去,然后关了门。

好不容易把碍事的人给撵走了,我图了个清闲。

亮亮一个人坐在电视机前玩玩具,电视里放着他这个年龄段的小孩最喜欢看的猪猪侠。

在我看来,这些都是低智商的东西,对孩子没半点影响。

犹然记起以前的一个新闻,当年风靡全中国,火到不行的喜羊羊与灰太狼,被法国禁播,原因很搞笑,因为法国人民觉得这个有辱小孩智商。

可能很多制作人都觉得现在的孩子什么都不懂,图的就是一个开心,自然对一些质量方面没啥要求,但我认为,孩子很多东西都是从小培养的,他们确实需要一个快乐,开心的童年,可他们不需要一个没有任何意义的童年。

所以对于亮亮,我能做的,大概就是尽可能去告诉他一些这个年龄段要懂的事。

让他知道世界是美好的,但所有的美好,都得通过自己后天的努力去得到,没什么会像动画片里演的那样,靠从天上掉下来,或者靠不切实际的魔法变出来。

中午吃完饭,我本准备哄亮亮睡觉,然后等他睡着的时候,我抽空登游戏去刷个副本。

但亮亮不肯睡,他说想去见爸爸。

我一下有些发窘了,之前给陆江一送文件的那次,杜雷司和我说别再轻易去永艺,说会给陆江一带来很大的麻烦。

虽然我这人不怕惹麻烦,更不怕给陆江一惹麻烦,可现在我还真不能带亮亮去。

如果真像杜雷司说的那样,我不知道陆江一会受到什么伤害,亮亮又会如何,我又会面临什么问题。

保险起见,我抱起亮亮,耐心和他解释:“爸爸现在在工作,我们不能去打扰他,不然他就挣不到钱,挣不到钱的话,我们就会没钱买东西吃了,到时候会饿肚子的。”

猜到了我不会同意他,亮亮不开心地嘟了嘟嘴,又和我说:“那妈妈能带我出去玩一会儿吗?我好无聊,想和妈妈一起去外面玩玩。”

呃……今天游戏里刚好有个非常重要的任务,要是能赢的话,我就可以获得心念了许久的装备,这种机会不常撞到。

作为一个疯狂的游戏迷来说,我当然不想错过。

只是,我注意到了,亮亮看向我的那双闪闪发亮的眸子里,此时全是期待,他紧张得有点不敢轻易催我回答,小手放在身侧不停地捏着衣角。

“为什么这么想和妈妈出去玩呢?”我问他。

他说:“因为之前在新奶奶家的时候,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妈妈带着一起出去散布,我也想这样,但新奶奶告诉我,爸爸妈妈很忙,没有时间陪我。”

不知道心里此刻是种什么感觉,总之我觉得自己特别窝囊。

尽管亮亮不是我的亲生儿子,但他毕竟是我亲侄子,面对他的渴望,我也很难受。

于是心一横,难得有那么一回,我十分潇洒地和亮亮说:“走,我们收拾东西出去玩去!”

看见我同意了他,亮亮高兴得差点飞起来,他整个人挂在我身上,捧着我的脸一顿狂亲,一遍遍说着:“谢谢妈妈。”

哎,我不由感叹,小孩子的这份纯真果然还是太美好,让人都不忍心去伤害。

因为不知道北京有啥好玩的,在我的印象里,这地方就文化遗产,文化古迹特别多,游乐场之类的,似乎也不怎样,像亮亮这么小的孩子,应该得去一些热闹点的地方。

思索了老半天,我还是决定给悦瑾打个电话问问。

电话一接通,那家伙就在那边对着我咆哮:“时笙,你居然把我一个人落在厦门了!”

她还没回北京?

我有些惊讶:“你怎么还没回来?”

她说:“本来我看你回去了,也想跟着你一块儿回,可是杜雷司那狗东西竟然跟我玩阴的,扣了我的钱包,压了我的身份证,弄得我现在是身无分文,不得不成天跟在他屁股后面,和他赏花看月。”

噗~这就有味了。

我没太多时间和悦瑾贫,快速进入主题,我十分认真地问她:“北京有哪些地方适合小孩子去玩的吗?”

她在那头愣了愣:“怎么?你又有孩子了?”

“瞎说什么呢,还是那一个!”

亮亮就在我身边,我不可能否认他不是我儿子。

悦瑾“哦哦哦”了一声,噼里啪啦地和我说了好几个适合孩子玩的小型游乐场。

得到答案后,我怕她再缠着我问东问西,索性赶紧挂了电话,抱着亮亮开门走了出去。

然而,一出去,我就瞥见门外站着个人。

一个看上去就不一般,并且气场十分强大,长得和陆江一很像的女人。

欢迎访问笔趣阁手机版m.52bqgco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