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64 你现在喜欢谁?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后来我和陆江一什么都没发生,因为就在他的手覆上我的身体时,我直接一膝盖踢向了他那里……

他当场就立马趴了下去,我也趁机推开他下了床。

他的手捂在自己双腿间,眉头紧紧皱到了一起,声音因为疼痛而变得有些颤抖:“你他妈是想谋杀亲夫,让我不育不孕是不是?”

谁让他先耍流氓的?对付流氓,肯定得用一套强硬的手段啊。

我走到门口,毫不客气地开始赶人:“我要睡觉了,好走不送。”

不知道陆江一是怎么想的,他最开始并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缓了好久才侧躺在床上,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也不说话。

这丫的又当自己在拍画报?大晚上的,谁看啊。

我又重复了一遍:“我要睡觉了,请你立刻马上速度地出去!”

“正好,我也想睡了,一起睡啊。”他在床上冲我喊着,自个儿开始在那脱衣服了,还意思性地将身边的被子掀开,拍了拍,示意我躺过去。

“谁他妈要跟你睡了?”

本来我是想说男女授受不亲的,但是……

陆江一轻轻笑了笑:“我俩是合法夫妻,持证行房。”

说着,他也跟着下了床,迈着沉稳的步子一步步朝我走了过来。

“我记得我俩上一次还是在刚见面那时候吧?嗯……虽然那次或许有些什么误会,不过我想这次应该会比之前的要好一些,毕竟我俩也相处这么久了,对彼此都有了一定的了解,肯定能很好的挑起对方的兴趣,你说对吗?”

对对对,对你个大头鬼!

看着他慢慢靠近,我心一颤,斗不过,我逃行了吧!

可偏偏,有些人就是想看你跟狗一样急得跳墙,那样他才开心,他才高兴。

在我准备转身往外跑时,陆江一几个大步快速冲上来抓住了我,然后用自己矫健的身形,十分流畅地把门给关上了。

而我,被他死死抵在了门板上。

“你……你到底要干嘛?”

不得不说,我这一刻是有些慌张的,眼珠子不受控制地往周边乱瞟,完全不敢去跟陆江一对视。

我怕一看他的眼睛,自己就会破功,就会沦陷。

“你觉得我要干嘛?”他故意打趣我。

要知道的话,我还会问吗?

我咽了咽几把口水,怒了:“特么你要干嘛不还是你自己的事吗?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又没有整天围着你转,也不是什么神仙下凡,我哪能知道你想干嘛?”

陆江一笑了笑,不像是以往那种开玩笑的,反正在我的视线里,他这时候是特别平静的,看着感觉还不错。

愣神间,一股冰凉的触感毫不预兆地从我脸颊边一闪而过,我整个人直接懵了。

随着“啪”的一声关门声,我才反应过来,手触碰上刚才的地方。

陆江一居然亲了我!

他不但没有刁难我,还亲了我!这要是说出去,估计没人会信,肯定都会以为要么就是陆江一智障了,要么就是我压力太大,出现了幻觉。

陆江一走后没多久,悦瑾就笑嘻嘻地从外面走了进来,看见我站在门口发憷,她推了我一把:“怎么了?魔怔了?”

我想我可能真的魔怔了,我的内心此刻是波涛翻滚的。

我呆呆看了悦瑾一眼,无厘头地抛出一句:“要是有个男人莫名其妙亲了你,那代表着什么?”

以前小时候,我和隔壁邻居家的小孩玩过家家,当时我们都比较喜欢把自己伪装成小大人,所以我和那伙计就扮别人的爸爸妈妈,在入洞房的时候,他亲了我。

原本我觉得没什么,但后来回了家,我跟我妈说了这事,我妈说,会亲我的人,除了我的家人之外,剩下的就是喜欢我的人。

果不其然,等到我们读初中时,那个亲我的邻居和我告白了,可当时我压根没这方面的知识普及,所以也就迷迷糊糊地混了过去。

直到我喜欢上了苏瑁,为了把握好机会,也为了给自己创造一些机遇,我上网查了许多男男女女之间的小故事。

其中有一个博主就提到了“亲吻”的话题。

上面说,如果不是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人,那么就是喜欢自己的人才会去亲你。

当然,也不排除是别人的恶作剧。

于是乎,当亲人,爱情以及恶作剧这三个选项同时摆在我面前时,又结合我与陆江一之间的关系,我能想到的,只有恶作剧。

悦瑾神经兮兮地盯着我看了半天,而后又勾起嘴问我:“谁亲你了?苏瑁,还是陆江一?”

以防万一,我没立马告诉她是谁,只是让她帮我分析一下。

她原话是这么说的:“如果亲你的人是苏瑁,那或许就是他开天眼了,知道了你对他这么多年的心思,同时他也意识到了自己内心的真实情感,然后亲了你,这就是种关乎爱情的问题。

可倘若是陆江一亲了你,其实我也觉得这还是个关乎爱情的问题,你可能会觉得这是他的恶作剧,但根据我从杜雷司那边得到的确切消息,陆江一这会儿应该没你想的那么无聊了。”

“你从杜雷司那知道什么确切消息了?”我好奇地看着她。

她还来劲了,嘚瑟地看着我,揶揄我:“这个不能说,诶,到底是谁亲了你?”

“……”她都说不管是谁亲了我,都是一个关乎爱情的问题了,那我还有必要告诉她是谁吗?

心里无比烦躁,我也没什么心情去理会悦瑾后来说的冷笑话,洗了个澡,躺会自己床上就睡了。

……

第二天一大早,陆江一就来敲我们房门了。

本来我还想等着悦瑾去看门,因为昨天的问题,我这会儿有些尴尬。

可是,悦瑾这家伙就像掉进厕所里去了一样,半天没出来,我无奈,只好自己去开。

门一开,陆江一就一副满目春风的样子,问我:“今天去哪儿玩?”

我能说我已经没心情去玩了吗?

昨晚想那个问题想了很久,想到最后头皮都发麻了,我还是没想明白,陆江一那个举动到底什么意思。

其实这时候我倒挺想问他的,但话到嘴边,又跟哑巴似地说不出来了。

我有气无力地靠在门边,想用身体不舒服的借口蒙他。

我说:“今天太阳有些大,我不怎么想出去,而且昨晚酒店空调开得也有点低,我好像感冒了,不怎么舒服。”

陆江一扫了我一眼,“哦”了一句:“那这样的话,我们今天干脆就回北京吧,反正你在这也没干什么了,还不如回北京去休息。”

“……”我这算是挖坑给自己跳了吗?

本想击退他,让他别再缠着我,结果却反被他利用。

还没来得及跟苏瑁说明情况,我就直接被陆江一一路扛着去了机场,回到了北京。

当时那气势挺吓人的,不管我怎么挣扎,他丫的都不肯放开我,还对悦瑾说,让她回去的时候记得把我的行李也一并带上,然后自个儿就开始给司机打电话。

倒在飞机的座位上时,我整个人都完全是崩溃的。

陆江一正好和我相反,脸上得意的笑容怎么也收不住。

我瞪了他一眼:“好笑吗?”

他扮着鬼脸回了我一句:“那当然,看你不能跟你的苏大情郎调情了,没法给我戴绿帽子了,我心里别提多开心。”

神经病!

我直接咆哮了出来:“你是不是就是见不得我好呀?!好歹我先前帮了你一把让你和袁悦相处了,虽然你自己后来不珍惜,但我也出了力啊!”

话毕,空气瞬间静止。

袁悦这两个字对于陆江一来说,似乎是个引爆点,我才刚提,他脸就立马黑成了碳。

他死死盯着我的眼神让我不由一个激灵,他说:“老子现在不喜欢袁悦,行了吧?!”

不喜欢袁悦,那他还能喜欢谁?

难道是我?算了,我就算相信太阳是打西边出来的,也不会信他会喜欢我。

因为这是一次被迫的回行,所以一路上我都没怎么理过陆江一,他可能也感受到了我的那种不悦,从厦门到北京的行程上,他都没主动跟我搭过话。

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先前赌气,我没有在飞机上吃过半点东西,导致现在肚子饿得前胸贴后背的。

“咕噜噜~”

“……”肚子啊,你能不能争点气啊,咱们可不能这么快就在陆江一这个死变态面前低头投降啊!

然而……“咕噜噜~”,一次又一次。

哎,这个世上,对我来说最痛苦的事,就是没东西吃,最让我觉得悲催的事,就是被活生生饿死。

所以最后,我还是没忍住,带着一种矛盾的心理,慢悠悠地伸手扯住了陆江一的衣袖。

“我肚子……饿了。”说出这句话,在看见陆江一努力憋笑的动作后,我恨不得立马咬舌自尽!

然而,他反常地没有耍我,没有嘲笑我,还给了我一个摸头杀,和我说:“等着,我去打电话叫外卖。”

从没有哪一次,我跟现在这样,跟条哈巴狗似地,不停地朝陆江一点头。

还是满怀感激的那种。

外卖在路上的期间,我和陆江一安静地并肩坐在沙发上,他手里翻着最新一期的经济报刊,我瞟了一眼,上面密密麻麻的报道,全是一些包装各大金融界精英的词汇,看着就假。

“媒体真会写东西,死的都能说成活的。”我不禁抱怨。

陆江一笑:“但是没办法呀,女性同胞就喜欢这种人设,高富帅。”

“我不喜欢。”

说完,我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误,抬头就撞上了陆江一那双意味深长的眸子。

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我吃了熊心豹子胆吧。

我居然想到了之前他说的话,然后看着他脱口而出:“你现在,喜欢谁?”

欢迎访问笔趣阁手机版m.52bqgco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