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63 陆江一是个gay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完蛋了。这是我心里此刻仅剩的想法。

也是悲催,我都还没来得及和我挚爱的“情夫”再往深一层去探讨,结果我的“亲夫”就背着铁锤大刀,不远万里地从大理飞到厦门来找我索命了。

我将背挺得笔直,咽了咽口水,认怂般转头去看陆江一:“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应该……”

“啊!”

话没说完,我就被陆江一勾住脖子给带进了怀里,原本苏瑁想冲上来阻止,但我怕他和陆江一发生冲突,尤其万一等下陆江一这丫的没忍住,故意挑衅苏瑁,把我俩的关系说出来的话,那我就真的亏大发了。

所以我朝苏瑁摆了摆手,示意他别过来。

他欲上前的脚步最终顿住,我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和陆江一说:“你来这干嘛?”

陆江一嗤笑着,眼神瞟向苏瑁,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地在我耳垂那咬了一口。

“这个问题的答案你会不知道?现在就这么迫不及待地跟情郎在一起了?是不是我不来,你俩就会直接去干番大事,然后带着一足球队走到我面前让我跟你离婚了?”

我翻了个白眼,这人的想象力也是够丰富的,纯洁的感情硬是被扭曲成了“奸情”。

我压低自己的声音:“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乱搞什么男女关系了吗?我们这是正常交往好嘛?”

音落,陆江一就笑了。

他说:“姓时的,你他妈能不能找个像样的借口?你说你要跟情郎约会,大可以直接当着我的面啊,你还非得自作多情地把我又跟袁悦扯一块儿,你吃饱了撑的?闲得蛋疼是不是?”

“……”我没有蛋。

咳咳,这话我只敢在心里说,要是被陆江一听见,肯定又是一锤子砸下来。

刚才在说话的空隙间,他手里的力道稍微放松了一些,我趁着这个时机,从他怀里挣脱了出来。

我义正严辞地对他说:“我这不是好心想帮你吗?既然你那么喜欢袁悦,就应该好好珍惜每一次机会,和她近距离相处啊。”

越往后说,我发现陆江一的脸色越来越差,最后直接黑成了非洲人。

他笑得面部狰狞,牙齿咬的咯咯响,手还在鼓掌:“那我真是谢谢你啊!”

……瞧他这反应,不是被袁悦甩了,就是被袁悦甩了。

可这也不科学啊,袁悦在我面前表现的那么喜欢陆江一。

难不成陆江一移情别恋了?

哎,想这么多干嘛?反正和我没半毛钱关系,毕竟陆江一再怎么傻逼,也不可能喜欢我啊。

抛掉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我缩回到了苏瑁身边,要想不被苏瑁怀疑,我就必须在这一刻开始和陆江一保持安全距离。

这是我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我不想让任何人破坏,所以不管陆江一现在再怎么想整我,再怎么想找我索命,我也不想顾及了。

我在暗处对着他比了个“拜托”的手势,希望他要报仇的话,另找个时间。

陆江一很明显地看到了,他鄙视地看了我一眼,然后特别傲娇地就丢下我和苏瑁,一个人拖着行李走了。

他离开后,苏瑁疑惑地问我:“他也是来和我们一起旅行的?”

如果可以,我很想说不是,但我已经向苏瑁隐瞒了我结婚的事,所以我不能再昧著良心继续骗他。

于是我无力般点了点头,心里正酝酿着强大的状态,去面对接下来有可能爆发的风雨。

我们回到酒店时,悦瑾他们已经在那边和陆江一聊起来了,看见我,她赶紧跑过来将我拉到一边,问我:“你不是说陆江一去大理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这个问题我也想知道。

我绝望地抬头,然后侧过脸看她:“我也不知道,反正他就是来了,还说什么要找我索命。”

“咦,你看看,当初让你别这么做,你非得一意孤行,现在好了吧,报应来了。”

我去,还是不是朋友了?这种时候我情场受挫,作为朋友的她难道不应该安慰一下我,和我说“别放弃,世界依然充满爱”的吗?

心里有苦说不出,悦瑾又推了我一下,问我:“你手机怎么打不通?之前陆江一来的时候我不知道你们已经见面了,所以想通知你来着,结果那头提示我关机了。”

“哦,那是我故意关的。”

为了能好好和苏瑁谈心,过一下我们的二人世界,早在出发前,我就把手机关机了,本来想调静音,但一想到调静音又会一直想要去看手机,索性干脆就把它关了省事。

这会儿也不可能不被打扰了,我掏出手机把它打开,谁知屏幕刚一亮,短信就跟手榴弹似的对着我狂轰。

都是袁悦发来的。

一路看下来,起码有几十条。

我和悦瑾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脑袋挨着脑袋一起看。

上面的内容大概是这样的,陆江一在知道和他一起去大理的人不是我,而是袁悦的时候,他就已经有些不爽了,后来还是袁悦磨破了嘴皮子求着他,他才念及这么多年的情分,勉强答应了袁悦。

到了大理之后,袁悦本想和我说的那样,跟陆江一多亲近亲近,制造一段只属于两个人的回忆。

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陆江一也不知是哪根筋搭错了,不管袁悦怎么靠近他,怎么想引起他的注意力,至始至终,他都无动于衷。

袁悦短信里说:“哪怕我脱光了衣服躺在床上等着他来,他都没反应,而且不管我怎么撩拨他,他都跟座巍峨不倒的大山一样,坐在那一动不动,没有半点情/欲。”

这……就尴尬了。

“脱光了衣服都没反应?陆江一不会是个gay吧?”悦瑾在我耳边推测,吓得我赶紧往陆江一那方向看过去。

此时他站在那和杜雷司说话,后者一整条手臂都搭在他身上,姿势令人格外遐想。更神奇的是,陆江一的脸色居然没有什么不悦,也没有立马推开杜雷司。

要知道,平时在家,我只要一不小心碰到了他的手臂,这丫的都跟染上了瘟疫中邪似地马上躲开我。

太奇怪了,实在太奇怪了。

我蹭了蹭悦瑾:“他不会是在和杜雷司搞/基吧?”

悦瑾原本在喝水,听到我的话,水直接喷到了我脸上:“大姐,就算我们觉得陆江一是个gay,你是不是也得做出合理推断?要是他和杜雷司搞/基,那你把我的地位放哪去了?”

后知后觉,从最开始那段相亲,杜雷司就一直在追悦瑾了,所以这猜测压根不成立。

“别想了,我们吃晚饭去吧,肚子饿死了。”

说完,悦瑾就把我又拖了回去,因为害怕陆江一丧心病狂,所以后来的时间我都是跟在苏瑁身边的。

一路上,我和苏瑁走在后面,陆江一和悦瑾还有杜雷司他们走在前面,即使我的头大部分时间都是低着的,但我还是感觉到了有人在不停地往我这边看。

我想抬头,可却又怕抬头,就完全像是那种干了什么亏心事的人,我莫名觉得自己无颜面对陆江一。

毕竟作为他名义上的老婆,我竟然连他最基本的性取向都没弄懂。

“时笙你明天想去哪里玩吗?”苏瑁问我。

我还在想着陆江一的事,注意力有些不集中。

于是他又问了我一次,声音也大了点,我才回过神来,对他笑了笑:“你决定就好,只要有吃的玩的,我就都行。”

本以为这个夜晚的这条道路能够平静,却没想到陆江一在我说完之后又走到了我身边,然后牵着我的手举在苏瑁面前:“时笙明天的时间,留给了我。”

我特么眼珠子惊得都要掉下来了,这丫的脑子又坏了?关键时刻出来搞什么破坏?!

因为陆江一一句挑衅的话,气氛瞬间变得格外尴尬,他和苏瑁两个人就这么站着,宛如两棵青松,比的就是一个气势。

哎,然而在我看来,这全是陆江一一个人在装逼。

我不耐烦地推开了他:“一边去,瞎凑什么热闹。”

然后我又对苏瑁笑眯眯地说:“明天我有大把的时间,你安排就好,我都听你的。”

之前陆江一自己也说了,红杏出墙,就得光明正大,偷偷摸摸的多不刺激。

没再去看他的脸色,我拉着苏瑁就往前走,悦瑾他们看着陆江一站在那跟具尸体一样一动不动,还特意扯住我的衣袖,用唇语问我他会不会有事。

我摇了摇头,这么大一人了,死不了就行。

况且我并不觉得自己有这么大的魅力,能让陆江一为了我去死。

一顿饭吃下来,我的心情是无比爽快的,第一我给了陆江一一个下马威,第二我和苏瑁的关系更近了一步。

不过,这个世道上,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就在我们回到酒店后,也不知怎么了,悦瑾,杜雷司还有苏瑁都不见了,我打开门回到房间正想关,结果一只大手扶住了门框硬生生将门给隔开了,然后我看见的是陆江一得意洋洋的脸。

他走了进来,看着我笑:“姓时的,我现在得和你好好算算账了。”

这语气……听着怪瘆人的。

我颠簸着不断往后退,警惕地看着他:“你要干嘛?”

“干你,你信不信?”

神经病啊!

退了好几步,后面就是酒店的床了,陆江一趁机冲上来就想将我压到床上去,我挣扎着,呼喊着,最后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我大吼了一句:“你这个死gay,放开我!”

话毕,他的动作僵了僵,满头黑线地盯着我的脸,沉着声说:“谁告诉你我是gay的?”

我吞吞吐吐,不敢去看他那双深邃的眼睛:“如果不…是这样,那为…什么袁悦脱光衣服站在你面前,你都没…反应?”

蓦地,陆江一突然间笑了起来,特别大声。

他冰凉的指尖在我脸上肆意游弋着,头一点点低下来,薄唇蹭着我的耳垂。

“我是不是gay,你现在来检验一下不就知道了。”

欢迎访问笔趣阁手机版m.52bqgco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