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62 往事随风如烟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到厦门的时候,一下飞机我们就直奔了酒店,因为行李有些重,加上在飞机上没有休息够,所以悦瑾一到酒店,就气势汹汹地冲到前台,说给我们开两间单人房。

她拿着两张房卡走到我和苏瑁面前,一副乐滋滋的模样朝我挤眼。

瞧她那个得瑟劲,我以为她会把卡给我,然后和我说:“时笙,竟然你认定了苏瑁是你真爱,那这次姐们就索性帮你一把,让你和你的大情郎好好相处。”

然而,我既没有猜中开头,又没有料到结尾。

悦瑾给了苏瑁一张卡,还将站在自己身边的杜雷司推到了苏瑁身边,而我整个人也同时被她猝不及防地扯了过去。

我一脸懵逼,就听见她很抱歉地对苏瑁说:“不好意思,我晚上害怕会有饿狼扑我床上来,所以我得和时笙睡。”

说着,她还看了杜雷司一眼,对苏瑁笑了笑。

其实她根本就是装的。

悦瑾这家伙什么个性我再清楚不过,如果说她刚才那句话没有错,那么则是调换了主语,把苏瑁换成她,把我换成杜雷司,就是她想表达的了。

说明白点,她是怕我真“丧心病狂”地把苏瑁办了。

苏瑁淡淡看了我一眼,什么也没说,神情平静地就答应了悦瑾。

回房间前,他叫住了我:“今天下午我带你去个地方,等下休息好,下午才能玩得尽兴。”

虽然我不知道苏瑁要带我去哪,但只要是他说的,就都没错,我都会毫不犹豫地答应。

正是因为我这副怂样,悦瑾之后才会和我说,我这样的人,等哪天苏瑁真的突然背叛我了,我铁定会跟孟姜女哭长城那样,把天给哭塌。

哎,没办法,本来陷入爱河的女人智商都为零,更何况像我这种本身就没多少智商的人,一旦爱上了,估计就成负的了。

回到房间,我和悦瑾确认了她的把戏,她一脸问心无愧,甚至还一副我应该感谢她的样子。

她说:“时笙,你到底明不明白现在事情的发展?我是不反对你和真爱在一起,但这个你也得看情况吧?你可还没离婚呢,现在就这么急着要出轨啊?”

我这是正常恋爱好吗?!

我白了她一眼:“什么出不出轨,你就等着吧,陆江一几天后肯定会甩给我一张离婚协议。”

不知道是该笑我天真还是愚蠢,悦瑾仰天长啸了一声:“你个猪,这要是放古代,你得浸猪笼!”

不对呀,这家伙以前都不怎么支持我和陆江一在一起的啊,我现在都还记得她跟陆江一打第一次见面就跟仇人似的,老死不相往来,怎么这会儿还突然帮他说起话来了?

大概我也是傻逼了,居然问了悦瑾一个十分不着调,且没营养的问题。

“你长时间不接受杜雷司,是不是因为喜欢上陆江一了啊?”

悦瑾本人没有吃回头草的习惯,哪怕曾经爱的再怎么深沉,比如宋启。

知道宋启结婚,她伤心,流泪,痛不欲生,明眼的人都清楚,其实她心里还爱着那个当初为了她,不顾自己的安危,陪她吃辣椒,最后被送进医院的小伙子。

可这也仅此而已,当宋启后来主动上门示好,以保护她为理由,让她远离杜雷司和陆江一这群人,她态度果断地拒绝了,还怼了宋启一顿。

原本我以为她是对杜雷司有一丝好感,所以当时才会那么维护他们,但现在她迟迟没有接受杜雷司,这又开始让我怀疑她是不是从始至终就只对陆江一有好感。

“啪!”一个巴掌直接往我脑门上招呼了过来。

悦瑾将手中的行李箱一摔,活生生一副神似我妈的表情,恨铁不成钢地指着我骂:“靠!你脑子被驴踢了?我能看上陆江一那没品的货色?”

是是是,你开心就好,你瞧不上陆江一那没品的货色。

见我漫不经心,她以为我不相信她说的,虽然我确实没怎么信。

她又说:“时笙,厦门有家特别有名的,专注脑子治疗的医院,里面的神经科特牛逼,我觉得待会儿我有必要带你到那去看看,看看你到底缺了几根筋。”

“……”还能这么讽刺人的?我信她还不行吗?

后来我俩也没再吵了,反正也吵不出什么。

倒是悦瑾,她很主动地和我说了她为什么会这么做的原因。

她说,一个人追求自己的真爱这本来是没错,可倘若这件事情建立在有违道德的基础上,那不管你有多爱对方,哪怕爱到海枯石烂,天崩地裂,也是个屁。

因为你连一个人最基本的道德都抛弃了,你还有什么资格谈爱情?

她也和我承认,如果宋启没有结婚,她会不顾一切地和他在一起,压根不会去管别人怎么看他们,或者她父母多么瞧不起宋启。

对于没有结婚的人来说,爱情就是他们两个人自己的事,别人管不着,因为这本来就是你的人生。

当然,如果哪天你的感情出现了危机,那么在此之前,你也应该做好应对这些危机的准备,向那些曾经不看好你们的人证明,你们很好,哪怕当时的自己不够优秀,可有了对方,再不优秀的自己,也变得有了意义。

但结婚的人就不同了。

一旦结婚,自然就会牵扯到至少一个家庭,这个家庭说不定有几口人,有不同的思维方式,不同的情感表达方式。

悦瑾明确地说了,她要是在这时候抢走宋启,那就是不道德。

同样,如果我在没和陆江一离婚前和苏瑁发生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我也是触犯了道德的底线。

这些并不是什么异常深奥的道理,这些都很普通,每个人都懂。

可懂,也只是懂。

有时候人们嘴上说着自己不会去做昧良心的事,但当诱惑找上门来的时候,他们又立马忘记了自己说过什么了。

下午苏瑁来找我出去玩,悦瑾暗地里和我摇了摇头,只不过我还是装没看见,硬着头皮在她恶狠狠地注视下跟着苏瑁离开了。

我的良心是在痛,像被针扎了一样,脑子里想着应该先去和陆江一说清楚,可行动是发自身体本能的。

我总觉得,如果现在不珍惜和苏瑁在一起的时光,以后我可能会后悔一辈子。

厦门的海风吹得人特别舒服,我跟苏瑁并肩走在沙滩上的时候,有一种惬意的美好。

一开始,我俩都没人说话,气氛也有些沉重,我不禁在心里犯嘀咕,既然把我都找出来了,那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呗。

我甚至无比虔诚地祈祷着苏瑁今天就能跟我告白,这样我就可以正大光明地跑到陆江一面前,让他和我去民政局离婚了。

一条路走到了尽头,苏瑁终于拉住了我,他深深地看着我:“时笙,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带你来这吗?”

我无语,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咋知道你为啥带我来这。

我僵硬地打着哈哈:“为什么?”

“因为这是我曾经的心灵寄托。”

不好意思,我脑容量有限,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苏瑁牵着我走到一块礁石旁坐了下来,他侧面的轮廓十分清晰,嘴巴不停扇动着:“当初离开深圳之后,我来的第一个城市就是厦门,因为我必须养活我自己,但你也知道,一个连高中都没毕业的毛头小子,压根就干不了什么正经工作,所以我每天就给别人打零工,有时候我会去帮别人运一些水泥,有时候也会去跟着那些工地上的叔叔伯伯,一起搞点小工程做。”

“那时候真的挺累,自我了断的想法在我脑子里浮现过无数次,每次控制不住自己了,我就会来这里放松心情,然后每次支撑我坚持下去的,就是和你、周天桥,还有乐艾之间的回忆。”

“当初乐艾那件事,我后来悔得肠子都青了,我每天每天都会想,如果那棒子顺其自然地落我头上了,我住院了,或许我还能解脱。我本来就没有父母,没有任何人关心。”

听到这,我的内心几乎是在呐喊,你还有我啊,苏瑁,哪怕全世界都抛弃你了,我也会陪在你身边啊。

苏瑁的情绪越说越有些控制不住,声音也越发哽咽,我什么都没法做,只能凭着自己那一丁点的温暖去安慰他。

我收紧了握住他手的力道,用再正常不过的语气对他说:“人不可能一辈子不犯错,况且那件事本来就与你无关,我们,还有乐艾,还有周天桥,我们曾经说过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我想乐艾上去替你挡了那一棍,在他看来,肯定也是值得的,不然以他的性格,你觉得他会吗?”

这世上原本就没有那么多的对错,更没有那么多为了一个不存在的错误而赎罪的人。

苏瑁微微一笑地看着我,眼里蕴着泪水。

他很少哭,在我的记忆里,除了那年乐艾被医生判定这辈子都没法正常生活的时候,他哭了。

然后就是这一次。

我叹了口气,冲他摇着头。

其实现在想想,我们真的没必要为了那么久之前的事情耿耿于怀,别人都说往事如烟,又酷似一阵风,被稍微扶摇一下,就不存在了。

和苏瑁聊了许多,不知不觉地时间飞快就过去了,我们准备收拾下心情回去跟悦瑾他们汇合,毕竟等下要是两个人都跟得了红眼病似地走回去,他们肯定会觉得我俩之间发生了什么。

不过,惊喜总是一波接着一波。

我还没从悦瑾那收到什么爆炸新闻,就被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给震惊到了。

从礁石的后面沿路一直往回走,我和苏瑁刚走到整片沙滩的一半时,就看见陆江一拖着个行李箱,站在离我们只有三米远的地方。

他满目春风,笑得咬牙切齿,摘戴墨镜,我看见他整张脸都被气得有些发青了。

我正想下意识往后跑,结果陆江一摔掉行李就冲了上来拦截了我。

他说:“姓时的,老子找你来索命了!”

欢迎访问笔趣阁手机版m.52bqgco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