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02 我和一个陌生男人?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顿时五雷轰顶,我感觉自己放佛从地狱里走了一回,灵魂瞬间抽离。

这他妈,闹哪样啊?

杜雷司的反应和我如出一辙,僵在一边半句话都说不出来。倒是陆江一,跟个老司机似的,表情没变,十分淡定。

抿了一口面前略带苦涩的咖啡,他慢悠悠地吐出一句:“原来是想给我们上演百合大战啊。”

内心一万只草泥马崩腾而过,我想解释,可悦瑾完全不给我机会。

吻完我之后她就对杜雷司跟过街老鼠一般,很不客气地说:“看清楚了吗?看清楚了就滚蛋吧。”

一时间,我也不知该说什么好,杜雷司一大男人被女人这么嫌弃,自尊心绝对受挫。

“赖悦瑾是吗?”陆江一不悲不喜的声音突然冒了出来,“难怪这么冲,原来是成天顶着个大姨妈出来见人呢。”

话毕,悦瑾的脸直接青了。

忘了说,悦瑾的名字是她的雷区,当初她就跟我抱怨她爸妈为啥给她取这个名。

赖悦瑾,来月经。其实光看名字,我觉得她跟杜雷司挺配的。

但她到底是我朋友,于是我开口帮了她一句。

我对陆江一说:“在用言语攻击别人之前,先掂量下自己。”

我觉得不管你再怎么牛逼,也没权利对别人随意进行人身攻击。

不知道我的话哪里有问题,总之陆江一笑了,还笑得特别开心。

他上来就是一句:“你这种女人,一看就是缺调教。”

我下巴惊得差点掉地,他以为他是天皇老子呢?调教?变态来的?

我没说话,心里反复琢磨着陆江一到底什么来头。

他看我沉默,以为我是不屑于他的话,其实我确实不怎么想搭理他。

“敢不敢去喝一杯?”蓦地,他突然开口,嘴边隐着丝意味不明的笑。

说来也是奇怪,我明明觉得这会是一个坑,可我却还是脑抽地答应了他。

悦瑾急了,死命劝阻我:“你跟他喝什么酒!”

我摇了摇头示意她别说话,然后无比坦然地转头看向陆江一。

他眼神里带着玩味,表情不变和我对视,像是在说:“不错嘛,胆儿挺肥。”

我干脆也挺着自己那等离子纯平的飞机场回敬了过去。

不就是喝酒嘛,谁怕谁?

陆江一将我带到了一家酒吧,从他跟服务员的对话里,我得知他是这家酒吧的老板。

视线往周围一扫,这里还算清净。

一杯纯度很高的鸡尾酒被一只白皙修长的手稳稳摆在我面前,我转头正好对上他那双深邃的眸子。

他的声音一点点沉淀下去:“喝了。”

“凭什么你让我喝我就喝?”我漠然地看着他。

本以为他会说出什么“就凭我长得帅”之类的话来,可我猜中开头却没猜中结尾。

他也给自己倒了一杯,很爷们地一口闷了,然后手指骨端着杯子翻转,往我眼前斟了斟:“就凭你现在这副想要纵欲的小模样。”

“碰哒!”我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

不想被陆江一看扁,我和他拼了好几瓶酒。呛人的酸涩味不断被我一口口喝下,以至于我的理智也随之渐渐消弭。

后来的事情发生得似乎很理所当然。

我只记得好像是我自己主动攀上了陆江一的身体,主动帮他脱衣解裤,然后主动将他推倒在了床上,和他开始了一轮激烈的翻云覆雨。

借着酒精的催眠,他没有任何前戏地进入了我,我有些干涩。虽然不是处了,但从大学那次后我再也没碰过男人。

火热的巨大刺穿我的身体时,有股熟悉感,但疼痛容不得我思考太多。

我将自己的指甲深深陷阱了陆江一精壮的后背里,跟着他的节奏,承受着他一波又一波猛烈的撞击……

第二天醒来,我脑袋巨疼,全身跟散架似的酸痛得要命。

后知后觉地想从床上爬起,结果惊觉自己身上此时什么都没穿,腰间还搭着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手。

不安感袭上心头,耳边传来一道浑厚又有些迷离的呓语。

我跟机器一样僵硬地偏过头,就看见陆江一那张迷死万千少女的俊脸蓦地在我眼前放大。

瞳孔剧烈抖动了一下,我吓得猛然坐起,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这是在跟我开国际玩笑吗?我居然这么简单的就跟一个认识还没24小时,或者连认识都说不上的男人上床了?!

欢迎访问笔趣阁手机版m.52bqgco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