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42章 敬酒不吃吃罚酒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242章敬酒不吃吃罚酒

“不知阁下找我有什么事情。”冰月仍旧淡淡的。

她的身材在这些男人的眼中显得格外地娇小玲珑。

再加上瘦弱的身躯,越发让人觉得不屑了。

另外的三人见到她,眼中的不屑更甚。

心中却是想不明白,大哥怎么会突然要让这瘦瘦小小的少年加入他们,真是奇怪!

像这种瘦瘦小小的人,他一只手就能将人给捏死。

冰月只当没看见那另外三人眼中的不屑,眼底划过一抹流光,似笑非笑。

轻霆站在一侧瞧见,不由在心中默默地为那三人点了蜡。

三位,你们牛,胆子真是够大的!

祝你们好运。

这些人居然敢得罪姑娘,真是艺高人胆大啊!

只希望,一会儿,他们不要后悔他们的不屑才好。

那三人之间轻霆怜悯的目光看向自己,哪里知道轻霆在想写什么。

在心中冷哼一声,竟是也赏了轻霆一个大白眼。

轻霆无语地撇开头,他可是已经默默提醒他们了,既然他们要作死,那就怪不得他了。

“小公子,不知你昨日可曾去过飘香园?”仍是那看上去比其他人更加稳重的男子出声问话。

其他三人皆是一脸的不屑,看上去有些盛气凌人。

冰月却并不回答:“去过如何?未去,又如何?”

那三人的眼神那般明显,她可不会用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没得降低了自己的身份。

稳重男子的脸色微微一变,有些难看。

另外三人的脸色便更加地不好看了。

其中一个张着国字脸的中年男子,猛地一拍桌子,怒道:“臭小子,我大哥问你话呢!别给脸不要脸!”

他本就看不过这瘦瘦小小的臭小子,此时见他这般说话,便无所顾忌地发起火来。

冰月冷冷勾唇,斜睨了那中年男人一眼,冷笑一声:“我若不要呢?”

她看似闲散,眉眼间也尽是冷然,看在人眼中,竟平白地添了几分高贵的气质。

中年男人猛地站了起来,一张普通的木质桌子也在他的大力拍击之下,碎成了渣:“臭小子,老子揍死你!”

冰月却并没有被吓到,面上的冷然和嘲讽尽数收入沉稳男人的眼中。

男人心中有些惊讶。

这少年看上去也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可这份沉稳不惧,却甚是难得。

昨日,他已在飘香园见识过了他的身手,心中知道自家三弟并不是这人的对手,眼看着老三的拳头就要朝着少年的脸挥下,他连忙抬手,一把握住老三的拳头:“老三,不得无礼!”

虽是呵斥,却没有半分责怪之意。

冰月眼底的嘲讽越发强烈。

懒得再在这里与这几个人周旋:“既然无话可说,那我就告辞了。”

她的语气并不好,压根就没打算再跟这几人好言好语的说话。

她的耐心,在方才那人挥拳出来的时候,早已经用尽了。

哼!别以为她年纪小,看不出来那沉稳男人眼中的算计。

看上去最是沉稳的人,却最是心思深沉的。

无非就是想着让那中年男人吓一吓她,好谈条件罢了。

呵!她冰月是那么容易被吓到的人么?

既然谈不下去,她大不了明日跟着轩辕古就是了,没道理要委屈自己的。

见冰月转身就走,轻霆也利落转身,跟上冰月。

“公子!”沉稳男人见此,心中大惊,连忙站了起来,便追了上去,拦住了冰月的路。

冰月冷冷地看他:“阁下还有事?”

她可不想再继续浪费时间。

跟这样的几个人站在一起,有失身份。

有了方才的一番体验,她已经彻底放弃了要跟这几人一起参加武林大会的想法了。

“公子,舍弟方才稍有得罪,还请见谅。”男人微微躬身,眼底划过一抹流光。

他此刻的认错态度看似良好,可那眼中一闪而过的算计却没有逃过冰月的视线。

冰月冷笑一声:“不必。”

连道歉都道的如此没有诚意,她可不敢接受。

后退一步,转了方向,冰月就打算从男人的身侧绕过去。

幸好有轩辕古跟他们在一起,时间还来得及。

若是孤注一掷,明日的武林大会,她只怕是参加不了了。

不过,就是昨日的一番努力白费了罢了。

沉稳男人哪里肯放过他。

他们帮派这些年一直被打压,如今好不容易看到一个武功不错的少年人,当然迫不及待地想要纳入自己的麾下,让她给自己效力的!

在冰月与他错身而过的瞬间,男人骤然伸手,拉住冰月的胳膊:“小公子。在下有事情要与公子详谈,不知可否借一步说话?”

冰月厌恶地拐了一下胳膊,挣脱开男人的束缚,后退一步,隔开一段距离,才淡声道:“不必。我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事情需要与阁下谈。”

这几人真是越来越让她厌恶恶心了。

自己真是失策!

先前怎么就没有看出来这几人是这个样子呢?

当时只想着这个帮派人少,到时候若是自己赢了,招进来的新人,总归是听自己的。

可现在看来,人少并不一定是优势啊!

冰月为自己的失策感到难过。

“臭小子!你别得意!不过就是会些花拳绣腿罢了!我们老大好心好意地邀请你,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粗犷的中年男人再次跳了出来,一手指着冰月,就毫不留情地骂了几句。

大堂里仍是满客。

然而,此时的众人听到这情况,因着有了之前的教训,大多数人都沉沉地垂下头来,不敢说话。

那虬髯大汉,如今虽醒了,可伤势太重,大夫也说了,是要瘫在床上一辈子的。

那就代表,这人是彻底地废了。

不管今日闹事的人是谁,他们都不敢再掺和了。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才是正理。

看着那根近在眼前的手指,冰月的眸子微微一眯。

“啊!”

众人只听到一声惨烈的嘶吼,再偷眼去看时,方才还一脸嚣张的中年男人,早已抱着自己的手指倒在了地上。

而那看上去瘦弱的少年,却是一脚踩在中年男人的胸膛上,让他动弹不得。

众人不由心惊。

这人看上去瘦瘦小小的,怎地力气竟是这般的大?

那中年男人一看力气就不小,要将这样的人踩在脚下,还要让对方动弹不得,那得有多大的力气啊!

沉稳男人也是心中一惊。

“老三!”

“三哥!”

三声惊呼,冰月顿时被三个男人围在了中间。

可此时的她,却好似并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危险处境似的,只微微垂首,冷眼觑着地上躺着的男人,冷笑一声:“这世上,还没有人敢拿手指着我!”

中年男人只觉得自己的整个手指里的骨头好似都碎了似的,疼得他额头直冒冷汗。

听到冰月这话,他只觉得怒火中烧。

自己堂堂三当家,居然被一个瘦瘦小小的少年给打倒在地了,这得多丢脸!

“你……臭小子!你等着!别松脚,看老子不撕了你!”中年男人仍旧在叫嚣着。

只是,这会儿因为疼痛,他的声音带了几分嘶哑和虚弱。

十指连心。

任是谁被人生生地掰断了手指,只怕也会疼得受不了的吧?

“哦?”冰月微微一挑眉,脸上带了几分笑意,只是这笑看在人眼中,竟让人觉得发寒,“那我是不是要在你撕了我之前……杀了你……”

最后三个字说出口的时候,她脸上的笑意也越发地浓郁了。

明明是炎炎夏日,热得蝉鸣鸟叫狗吐舌的,这整间客栈里,此时此刻却偏偏满是寒意,恍若入了寒冬腊月的天气似的。

“公子!”沉稳男人吓了一跳。

他看到了这少年人眼中一闪而过的杀意,还有他脚下及不可查的动作。

此时此刻,他毫不怀疑,这人是说到做到的。

他既然说了要杀了三弟,就绝不会手软的。

这一刻,沉稳男人突然有些后悔了。

也许,一开始他就不该对这少年心生不屑的。

一个敢在沙帮的地盘闹事的人,又岂是简单之辈?

可惜,他被自己心中的执念迷昏了头,忘记了最关键的事情。

冰月微微抬头:“嗯?阁下有话说?”

“这位公子,在下马帮马大,在下三弟说话不懂拐弯,得罪了公子,还请公子看在在下的面子上,放过他。”沉稳男人后退一步,朝冰月躬身行了一礼,心中有些后悔,面上却仍是不卑不亢。

冰月勾了勾唇。

这求人的态度,还真是……够嚣张的!

“给你面子?”冰月挑眉,“你的脸是有多大?我认识你么?凭什么要看在你的面子上放过他?”

他跟她熟么?

沉稳男人的脸色一遍,有些不悦地瞪着冰月。

这少年说话还真是让人喜欢不起来啊!

这是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他的脸呢!

“公子!”沉稳男人此时释放了些许威压,企图用威压压迫着冰月放手,“人在江湖,还是不要将事情做得太绝的好!”

这是忠告,也是警告。

警告冰月,他们不是好得罪的。

可惜,冰月并不在意得罪谁。

她轻轻勾唇,灿然一笑,如画笑靥看在人眼中,却似从地狱而来的勾魂罗刹:“不好意思,我这人吧,就有这点子不好。别人对我一分,我就待别人好十分。可若是别人欺我十分,我定是要千倍百倍地还回去的!至于得不得罪人……呵,这就不用阁下操心了。”

她说得理所当然,竟叫人不知道该怎么应答。

沉稳男人的脸色越发黑沉了下来。

这少年油盐不进,伸手又了得,真真是不大好对付的。

想到这里,他心里便发了狠。

无论这少年好不好对付,既然今日将人得罪了,那就没办法再拉拢了。

既然如此,得不到的人,便只能毁去了。

若是少了这少年,明日的武林大会上,便会少一个人来抢那盟主之位了。

那马帮得到那个位置的可能性,也就更大了!

马大心中这么想着,眼底也渐渐地凝起了一抹杀意。

既然这少年敬酒不吃,偏要吃罚酒,那他也就不客气了!

冰月一直观察着这几人的脸色,此时见沉稳男人的眼中划过杀意,她轻轻勾唇,眼底划过一抹嘲讽。

呵!这就对她起了杀意了。

唉!自己的眼光果然是越来越差了,怎么就偏偏相中了这个帮派呢!

果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欢迎访问笔趣阁手机版m.52bqgcom.com